線上的展示方式只是表皮,表皮之下,是對內部流程的效率提升,最終還是會加速房產交易的完成。

即便不動產線上化的進程一直都在進行時,但這個產業和身處其中的公司給用戶的感受并沒有被扭轉,它一直是傳統的、缺乏科技感的。

技術能為這個沉珂行業的升級帶來什么?2015 年,惠新宸從新浪離職加入鏈家擔任技術副總裁時,看中的就是這背后的可能性?,F在,身份轉變為貝殼找房副總裁、如視事業部總經理的惠新宸給出了明確的答案:貝殼找房在 2018 年上線了 VR 看房功能。經過兩年左右的投入和研發,貝殼找房已經可以批量生產 VR 房源信息。

在惠新宸的展示里,打開貝殼看房 app 里的 VR 房源,輕觸屏幕任意處即可獲得包括房屋真實空間的尺寸、朝向、遠近等深度信息,還能了解到房子周圍的教育、醫療等配套信息,同時可以配以經紀人提前錄制好的語音講解加深理解;甚至,用戶可以通過提前預約經紀人時間進行通話接入,實時遠程了解房源的情況?;菪洛奉A計,到今年年底,貝殼找房將實現全國 30 多個城市、70 萬套二手和租房房源、3500 個新房樓盤的 VR 呈現。

「VR+房地產」的組合算不上新鮮的嘗試,惠新宸也承認這一點。但走過「噱頭」時期后,這種在「看房」上的嘗試或許代表著這項技術真正找到了一個能走向落地的場景。在消費者一端的體驗優化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線上的展示方式只是表皮,表皮之下,是對內部流程的效率提升,最終還是會加速房產交易的完成。

就成都這個最先試水的市場來說,效率提升的效果十分明顯?;菪洛繁硎?,自從上線 VR 看房功能后,貝殼找房 app 上用戶的平均停留時長增長了 2.8 倍。人均瀏覽房源數提升到了 180%。在成都,貝殼 VR 看房已實現近 3 萬套房源 VR 化,新房覆蓋率已達 100%,二手房覆蓋率達 53%

惠新宸說,無論是從內部組織架構調整,還是市場驗證角度來說,貝殼找房下的如視事業部已經走過了從 0 到 1 的過程。合作伙伴的態度也從最初的抗拒漸漸走向開放。未來團隊需要做的,就是從 1 做到 100。未來 VR 看房的應用將在今年之內落地全國 30 多個城市。與此同時,如視事業部也在繼續孵化和探索更多技術落地的方式,以改善看房流程,提升整個鏈條上的效率。

VR 看房或許只是現階段的切入口,更加巨大的暗涌正在用戶不易察覺的地方流動。

7 月 21 日,在極客公園 Rebuild 2018 大會現場,貝殼找房副總裁惠新宸詳細解答了 VR 技術在看房領域的嘗試和進展,以及未來技術在重構居住服務體驗方面的可能性。

以下是惠新宸在極客公園 Rebuild 2018 科技商業峰會上的演講及采訪實錄(經過極客公園編輯,略有刪減):

我相信很多人沒有買過房也租過房,買房和租房的過程中會有很大的痛點,或者有一步是必不可少的,就是要去看房。為什么要看房?因為現在線上展示的形式就是圖片和視頻,這種載體方式還是一種別人想讓你看什么你就看什么,但是你搞不清楚布局是怎么樣的。

所以整個在購買房屋或者租住房屋的過程中,看房的體驗是比較痛苦的一點。首先,經常來說有三方參與,假設我是客戶的話我要去看房,第二個參與者就是經紀人或者中介服務者。第三方就是業主。像北京上海這種大城市,我要看房的話可能路上花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到這個屋子一看,怎么跟照片不太一樣、看五分鐘就走了。對于經紀人來說也很痛苦,他要約業主,再約你的時間,大家要約定一個比較好的時間然后去看房。你看了五分鐘房子不好就走了,他和業主也很受傷。這個過程大家都是比較痛苦的,我們也在想我們能做什么讓這個事情變得更好一些。

如何能提升看房子以后體驗?其實我們一直在想。其實在 15 年的時候已經有一些想法,比如 VR。VR 本身是可以讓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我有一次去臺灣的時候,在 101 大廈看到一個特別搞笑的場景。就是兩個年輕人戴著 VR 眼鏡在椅子上晃來晃去的,旁邊的屏幕上顯示他們在玩過山車。搞笑的是旁邊有一個人在扇風,就是為了讓你感覺到是真的。他們戴了眼鏡就沉浸進去。我們一直在努力思考,怎么把這個東西怎么跟看房整合在一起。

我們是從 2015 年開始真正做調研,直到今年的 3 月份,貝殼在成都開始大規模的實驗這個事情。到現在,成都在貝殼找房有 53% 的房源都被我們三維化,虛擬重現到線上。

打開貝殼找房 app,比如現在在成都,點開二手房,能夠 VR 展示的房源有一個不一樣的就是有一個陀螺儀的效果。

進了這個房子以后,剛剛講看房的時候有幾點訴求,第一點是對這個房子需要特別理解。第二是希望對這個房子周邊特別理解。你看圖片不能得到空間感和房屋之間的關系,所以整個產品在基于 VR 之上,打磨的就是怎么把信息給用戶。

比如看任何一個房子的時候,我可以在這里面了解房子的朝向,也可以知道房屋之間的關系,房子的格局,甚至可以語音播報周邊環境,點開地圖以后可以看到房源相關的商圈點,比如關心的停車場,或者旁邊有什么大的商場,比如周圍的地鐵站,會告訴你大概距離多遠。到醫院大概多遠等等。都是通過我們把相關的信息集合在這個地方。

用戶也可以看到整個房屋采集來的三維的房屋戶型圖。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為了讓用戶對結構信息或者方向信息有更詳細的理解,我們會標明入戶門在哪里,你可以理解到從這個門進去大概這個角度是什么樣子。右上角會有一個指標告訴你方向是什么。你也可以直接看戶型圖,保證你現在所看的位置是什么。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一點,我們看房子也需要專業的經紀人幫你解答。這個時候三種選擇。第一種比較簡單,我們為了讓用戶能夠跟經紀人有更加直觀的交流,在這個地方會有一個按住咨詢,只要按住這個說話,說完以后就會發給經紀人,經紀人在很快的時間內就回復你。還有一種模式,就是在線帶看,是消費者跟經紀人同時進入到這個虛擬的空間內,我們兩個畫面同步語音同步,他就可以給我介紹這一套房子是什么。

如果篩選的話會發現在成都現在有近 3 萬套的 VR 房源?,F在這個解決方案,正在全國推廣。

其實 VR 并不稀奇,16 年開始的時候很多人就開始熱炒這個概念,也包括 VR,全景等等概念。它們為什么不能真正的落地?這背后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成本的問題。如果你要做房屋的的三維采集,在以往采集的成本還是比較高。對于一個平臺性的公司來說,如果采集一套房子的價格要幾千塊錢都不止。第二點,VR 是一個技術,技術要解決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在我們看來就是看房難的問題。技術和問題之間的結合也不僅僅的放在一塊,比如玩一個噱頭,這樣是遠遠不足夠的。在我們的產品李,包括戶型的朝向和周邊的信息,這些都是基于痛點,真正的把這個技術結合,解決了一個問題,才可以說這個事情具有落地的實際價值。

VR 看房這套方案,我們團隊做了兩年。大部分時間做的都是怎么把成本降下來,我們采用的是自己的設備,機器都是自己研發,馬上這種拍攝的設備就會批量量產。對于貝殼來說,做這個事情有一個先天的優勢,就是貝殼有一個攝影師團隊,全國目前有一千多人,他們原來是拍攝專業的照片,有了這些人以后,把這些硬件給他們,這個才有落地的可能。并且為了讓這個解決方案的成本下降,我們在拍攝一套房間的時間上做了很多優化?,F在差不多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一套房子拍照 30 個點,30 分鐘就能拍攝完,回來以后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只需要把文件上傳到服務器,服務器就把剛才所有的東西都拷出來。

對很多細節的問題,我們也有不少考慮。比如有些用戶在家里面是有個人的照片,我們也會做馬賽克;也有用戶也會說這個里面有一些物品,比如這個有家具,有故事,可以在上面打標簽告訴別人說這個物品是什么。

講了這么多,我們在成都做了這么長時間,三個多月,用戶到底喜歡不喜歡?有一些數據可以給大家分享一下,也是頭一次拿出來分享。首先我們現在成都來說,50% 的房源覆蓋了 80% 的用戶,可能有一個比較明顯的變化是人均停留時長,在 app 上的平均停留時長增長了 2.8 倍。這個提升是比我們想象的更大。人均瀏覽房源數提升到了 180%,原來一樣的時間能看一套,現在能看 1.8 套。有了 VR 看房以后用戶會不會減少了線下再看呢?數據表明,有了 VR 看房以后準客會變得更準,效率也會更高。正因為如此線下帶看的數目反而增加了。還有一點,打開 app 的 VR 帶看有了交互后,很快就會經紀人來響應你,你們兩個就可以在基于虛擬的空間做很深入的交流。這個量會比我們 400 電話高一倍。

其實這三個月的進展也讓我們對自己更加有信心,真正好的技術,加上一個你看得準的痛點做結合,解決了這個問題,用戶就會買單。對于我們貝殼來說,有了這些三維的信息以后,我們未來樓盤字典會有更多更多的可能性。原來一張照片幾十 M,現在采集的數據及個 G,這也是一個跨時代的變化。

貝殼做這個事情也不是只靠我們自己,因為我們看到整個行業現在發生了一些變化。3 月份開始做這個事情以后,整個行業會有很多的新的從業者進來,新的模仿者進來。大家一起在做這個事情,我們很歡迎這樣的競爭。因為這樣用戶就可以更快的感受到 VR 給所有的買賣房屋和租房用戶帶來的不同。

我一直認為技術確實可以改變一些東西,現在越來越多人參與進來,我們會相信技術推動行業進步離我們并不遙遠。謝謝大家。


來源:極客公園